■ 社論
  對中美兩國來說,構建新型大國關係都非易事。從大處著眼,用積土成山的精神擴大合作,避免災難,既是中美兩國最大的利益所在,也是兩國的國際擔當。
  第六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10日在北京閉幕。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再度成為此次對話的關鍵詞。在9日的開幕式致辭中,習近平主席9次提及“新型大國關係”,奧巴馬總統在書面致辭中也表示,美方致力於同中方一道構建新型關係,加強務實合作,以建設性方式處理分歧。
  本輪對話,雙方也達成廣泛共識,取得重要積極成果。比如,雙方同意爭取2014年就雙邊投資協定文本的核心問題和主要條款達成一致,並承諾2015年早期啟動負面清單談判;美方承諾在出口管制體系改革過程中給予中國公平待遇,鼓勵和便利民用高技術產品對華出口等。此次對話為中美構建新型大國關係,邁出重要一步。
  構建新型大國關係,是一年前習近平主席與奧巴馬總統在美國加州安納伯格莊園達成的共識。一年來中美關係的發展曲線表明,作為兩國共同作出的重大戰略抉擇,構建新型大國關係,對於中美關係的必要性愈加凸顯。
  一方面,中美雙邊貿易額已占到全球總貿易額的五分之一,達到5000億美元,同時在應對全球氣候變化、能源合作、防止核擴散和化武擴散等全球事務上深度合作;另一方面,在南海東海問題、人民幣匯率、高科技產品出口、信息安全等方面,分歧則有擴大之勢。
  既有廣泛的利益交匯,又有顯著的立場差異,這就是中美競合關係的現狀,而雙方共同利益大於分歧,也是現實。從未來兩國關係發展考量,中美不能止步於對兩國關係給出一個又一個書面定義,而需要更進一步,搭建並填充一個能夠保證“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和合作共贏”的戰略框架。
  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需要為中美溝通機制添加戰略性內容。目前,以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為最高平臺,中美兩國已經有了諸多溝通機制。但是,這些機制更多地在事務性問題上體現出了建設性,而在戰略性問題上仍然缺乏有高度的溝通。而中美兩國的關係發展到今天,已經有一些戰略性問題不容迴避,而需進行更深入的對話。
  比如,“美國治下的和平”與中國維護核心安全利益的合理訴求之間,應當如何達到平衡;中美之間出現戰略縫隙之後,如何避免為人所乘,導致兩國直接對抗;美元主導下的全球經濟秩序,以及美國以TPP和TTIP為代表的全球貿易新規則,願不願意正視中國經濟發展的現狀和未來趨勢,等等。
  此外,還需要在加強往來和對話的基礎上,努力建立更廣泛的危機管控機制。這其中,既應包括金融、信息政策的溝通和相互理解,就當下而言,更應包括在安全領域畫出不對抗的底線,盡可能使兩國安全政策最低限度的兼容。
  誠然,對中美兩國來說,構建這樣的新型大國關係都非易事。但是,正如習近平主席所說,“中美合作可以辦成有利於兩國和世界的大事,中美對抗對兩國和世界肯定是災難。”從大處著眼,用積土成山的精神擴大合作,避免災難,既是中美兩國最大的利益所在,也是兩國的國際擔當。
  相關報道見A06版  (原標題:構建新型大國關係是中美核心命題)
創作者介紹

官恩娜

eh12ehtnm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