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障消除之方法業障消除之方法   「業」是佛家語,梵語就是「羯摩」,可以說是「身、囗、意」的造作就叫著「業」 。   「業」有善性、惡性。  善性招感快樂。﹝白業﹞  惡性招感痛苦。﹝黑業﹞  在過去世的業是「宿業」。  在現在世的業是「現業」。  「身業」是身之造作也,「囗業」是囗之造作也,「意業」是意念之造作也。   而「業障」者,正是惡業產生的障礙,惡業也妨害著佛法之正道者。  「業」還百「定業」,一定受苦樂之二報者。還有「不定業」,不定受果報者。   我﹝蓮生活佛盧勝彥﹞說,業報因果雖不可滅,但,卻可以由另外一種方式出現。   一、替代──由師尊的法力,替代弟子受苦,消除弟子的災厄。  二、轉移──由師尊的法力,轉移果報入虛空﹝地、水、火、風﹞,消除弟子的酒店打工災厄。   我以前如此說,要業障消除,信士和行者要得到「替代」和「轉移」,有八種方法:   一、讀誦《高王觀世音真經》一千遍。﹝經力﹞  二、持根本上師心咒一百萬遍。﹝咒力﹞  三、修「懺悔法」達二百壇。﹝法力﹞  四、禮拜供養造寺造塔造佛像。﹝施力﹞  五、唸佛菩薩名稱,直到相應。﹝佛力﹞  六、禪定得戒定慧力。﹝定力﹞  七、根本上師修法加持替代轉移。﹝上師力﹞  八、真空化無。﹝空力﹞ 蓮生活佛盧勝彥說,前七種力,全是「替代」及「轉移」,只有第八種的「空性力」才是真正的業障消除。 ● 在我的一生當中,度化不少妓女、舞女、酒女...。   有些人認為不屑,認為她們業障太重。  但是,佛陀時代,釋迦牟尼佛也一樣度化妓女的,佛典上如此的記載:  釋迦牟尼佛北行到毘代償舍離,當地百一個十分富裕而又十分美麗的妓女,名叫庵摩羅。   庵摩羅雖然是一名妓女,但久仰佛陀之名,也虔誠的信仰佛教,雖是妓女,但心地善良。   釋迦牟尼佛認為,一個妓女能信仰正確的宗教,是難能可貴的,也能戰勝邪惡,改惡為善,妓女從良,功德甚大。   庵摩羅恭請佛陀到她家去接受供養,佛陀就欣然答應了。  這件事一傳出去──  毘舍離城的富商、有勢力的長官、大修行的長者等等,均來勸請佛陀,不要去啊!因為那是最低賤職業的家,那是業障深重人的家,那是不清白人的家,聖潔尊貴的佛陀,怎麼可以到那種人的家去受供養,豈不是污穢了聖者的身心。   但是,佛陀堅持去。  佛陀反而拒絕了富商、官長、長者的邀請。  釋迦牟尼佛在當天晚上,率領弟子們住在庵摩羅妓女的後花園中安歇。  G2000佛陀認為:  佛法對眾生是平等的。  今天,我﹝蓮生活佛盧勝彥﹞就是秉持著「眾生是平等的」去度化,我絕對不會主動去拜訪富商,也絕對不特別結交高官顯貴,不巴結有權有勢的人,不巴結有錢有地位的人,我這個人一生對「攀緣」二字非常厭惡。   我是一個隨緣的人。  我的弟子中,多的是「小老百姓」,街頭營生的,販夫走卒,妓女、舞女、酒女...多的是。   反而「高官顯貴」較少,為什麼!因為我不會攀緣,我要度化的,正是業障深重的芸芸眾生。 ●   弟子中有「蓮花一晨」者,他來皈依的時候,遍體長了一身的惡瘡,手腳臉上都有。   「蓮花一晨」的惡瘡,很多年了,人見人厭,不但如此,還發出濃濃的惡臭,見到他的人,人人迴避。   他自己也有自知之明,大為懊惱。  有一回,他到西雅圖見我太平洋房屋:   「師尊,如何是好?」他解下胸前的扣子,連胸前均果實纍纍,鮮紅欲滴要淌水的模樣。他告訴我說,屁股更厲害,簡直是體無完膚,背部也是,不能抓,一抓破皮破而爛,惡臭不止。皮膚科的醫師也看過百多位。   我忍住呼吸告訴他: 「取瑤池金母的香腳三支,回去沐浴洗澡。修懺悔法多壇,懺悔前世、今世之身囗意三業。常持安土地真言。依這三個法則去做,希望出現奇蹟。」 「為什麼唸安土地真言?」  「皮膚病大凡與運有關,運高者皮膚紅潤,運低者皮膚生暗瘡。土地真言,看似平凡,其實正是福德之主,只要常持安土地真言,福德會增長,不但如此,也經常有地神來守護密教行者,一切邪祟自去。」   「會有驗嗎?」  「有很多患皮膚病的人,我均教他們唸安土地真言,有的人唸十萬遍,有的人唸百萬遍信用貸款,均有大效驗,久年不治的皮膚病,均完全痊癒的非常多。」   「蓮花一晨」聽了我的話,馬土手持唸珠,不停的唸「安土地真言」,當他唸到「五十萬遍」的時候得一夢。   夢境是這樣的:  夢見蓮生活佛帶他到深山採藥,採了幾株很特殊的藥草給他吃。然後又帶著他到山中的湖泊去沐浴,很奇怪的是,在那湖泊一沐浴,覺得體力恢復不少,容光也煥發。   在湖畔看見有十二名少女,這十二名少女均長得非常美麗,如天仙一般。  那十二位少女就像老朋友一樣,欣然同蓮生活佛盧勝彥打招呼,而且每位少女均獻上供品給活佛,有花、有酒、有果。...   她們還同活佛對答。  「您怎麼來得這麼晚呢?」  「因為帶一人同來。」  「怎麼帶一位這麼俗味重的人,熏人欲死的。」一位少女邊問邊掩鼻。   蓮生活佛答:有巢氏房屋  「這位是皈依的弟子,蓮花一晨,他的身業很重,但,他虔誠修法,信心堅定,我今日來,是特來向十二位要一杯「百花酒」喝的,讓他的身業,早日消除。」   「蓮生開了囗,我們豈有不依的。」   「這回來,要多住幾天。」十二位少女說。  「我這就回去,不能久留。」  十二位少女苦苦挽留。  當「蓮花一晨」喝了「百花酒」一囗之後,馬上被濃濃的酒味嗆醒了。他覺得此夢很清楚,有深義。   說也奇怪,自從喝了一囗「百花酒」的「蓮花一晨」,那惡瘡就慢慢乾了,全身不再流膿,不再癢了,接著每一粒惡瘡,就縮小萎靡了,然後一粒一粒的掉了下來,漸漸的,漸漸的,好了一小片,再好了一大片,最後居然整片都好了。如此,就像脫了一層皮一樣的,成了一個新人。   「蓮花一晨」的皮膚,又白又紅,又細賣房子又潤,如同剛出生的嬰孩,他高興的樂死了。   他來信問我:  「百花酒是什麼酒?」  「那十二位少女是誰?」  「那座山是什麼山?」  我答:「天機不可洩露。」 ●  在「業障消除」方面,我亦然用「替代」。  「替代」就是弟子的業障,由師尊揹了起來。  在香港,我曾經舉辦了一次「香港政府大球場」的治病法會,在那次法會之中,有很多的奇特見聞,有啞巴說話,有聾子聽見,有瞎子看見,坐輪椅的當場站起來,植物人醒轉,瘤癌消失,骨頭重新接合等等。   這些事實,由一篇文字報導「香港大法會的奇特見聞」可以真實看見,因為病好的,全有「人名」、「地址」、「電話」,均可對證,這不是妄言。   事實上,在那次大法會之中,我用了「替代」──  法會前三天,我無法飲食。  暈睡三天三夜。 借貸 在這三天三夜之中,我經歷了人生之「極苦」:  在夢中,我被開刀多次。  我發生車禍多次。頭破血流,粉身碎骨。  我的肢體被割宰。  身體長奇奇怪怪的癌瘤及結石,甚至全身腫爛。  一切的疾病我全部經歷過了。  到了法會那天晚上,我可以說全身虛脫,一點力氣都沒有,表面上我還能站立著,事實上,我只要輕輕一碰任何東西,就一定馬上跌倒在地上。   當我走回法座時,我祈禱,讓我平安的上法座吧!因為我知道?我已全身乏力,一絲氣尚存而已。   等到法會一結束。  我馬上解除「替代」。  竟然可以吃一大碗的麵。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大家,我在夢中,如果被開刀一次,就替代我的弟子開刀一次,有多少次,就替代多少次。車禍也一樣,在夢中,我被車禍撞多少次,就替代我的弟子多少次,替代是極東森房屋苦極苦的,但,也是「業障消除」的一法。 ●  我再舉一信證明:  這是芝加哥「蓮花綺媛」寫的一封信:  父親從台灣回美,突然身體不適,頭暈不能行,臉色蒼白,看了醫生, 一切都很好。弟子只好為他燒七壇護摩,弟子夢見師尊在夢中昏倒替代。並說「過了就好了」,燒到第七壇時,有一位師兄在定中見到師尊把父親揹回來,並交給 我,更奇妙的是,父親立刻紅光滿面,不藥而癒...。   這封信是證明;  一、眾生有病,我有病。﹝替代﹞  二、我揹蓮花綺媛父親的病業。  三、不藥而癒。有大效驗也。  四、替代法,須是大菩提心者才能修成,真正能證明「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術後面膜
創作者介紹

官恩娜

eh12ehtnm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